秋葵视频日本无码

♂? ,,

雅思琦给冰凝发下了重誓,定要护她周,很大程度上是出于情绪激动之下的夸下海口,事先她也没有想到如此表态,只是因为劝说冰凝的过程太过艰苦,好不容易得到天仙妹妹的吐口同意,面对来之不易的胜利,兴奋得一下子就说脱了口。不过即便如此她倒也是没有半丁点儿的后悔,她这么做的最终目的都是为了皇上,只要是能够让他高兴,让他满意,让他心情舒畅,她就是失去一切都在所不惜,更不要说只是动用她皇后的权力护得天仙妹妹周了。

面对雅思琦的郑重承诺,冰凝的心情却是愈发地沉重了,她害怕雅思琦对她好,相反,与其现在如此姐妹情深还不如从前的视若仇敌呢,那样的话,她还能继续按照自己的心愿,按照自己想要的样子去过好自己的余生,而不是像现在这样,骗得雅思琦暂时对她收手后,还要承受这些根本就无法承受的心理负担。

然而事到如今,她想要停止这个游戏都变成了奢望,游戏已经开始,她只是被迫的参与者,而不是决策者,无法决定什么时候开始,更无法决定什么时候结束,就像一头待宰的羔羊,任由别人成为自己命运的主宰。抗争吗?她无权无势,不过是一条过江之卿,岂能敌得过天罗地网?更何况她还有六十阿哥。认命吗?如果说这就是她曾经爱过他所必须要付出的代价,那么,她现在真的有些后悔了。

在感情世界里,女人通常都是那个最痴情的人,又有雅思琦这般如飞蛾扑火般不计一切的单方面付出做对比,冰凝如此这般就显得很是异类了。然而不能因为冰凝后悔了就认定她没有真诚地对待这一份感情,相反,正是因为倾尽力地想要维系一份纯粹的感情,才会令她在爱的时候奋不顾身地投入,而在分手的时候也是如此决绝地不再回头。在她的感情世界中,黑就是黑,白就是白,没有灰色地带。

此刻面对雅思琦的郑重承诺,再是心情沉重也要礼貌地回应一番。

“多谢姐姐这般厚爱,妹妹甚是惭愧。”

“惭愧什么?要惭愧也是姐姐惭愧,不能服侍好万岁爷,姐姐空霸着皇后这个位置,这才是姐姐最最惭愧的事情呢。有妹妹替姐姐们服侍万岁爷,替姐姐们尽好女人的本分,姐姐们哪一个不得感激?所以呀,就踏踏实实地安下心来吧,什么也不要多想,有姐姐给做主,谁也别想欺负到的头上,就这么定了。”

“姐姐……”

“好了,好了,功夫已经不早了,姐姐来这里也讨扰了这么长时间,妹妹的身子一向不好,怕是要把累坏了呢,姐姐这就告辞了,赶快歇息歇息,万岁爷那里可都指望着妹妹呢。”

说完雅思琦也不让冰凝再多说什么,直接就起了身,弄得冰凝就是想再客套也没了法子,于是只好一并起身,与月影两人一起恭送皇后娘娘。

送完雅思琦回来,冰凝简直就像是虚脱了一般,浑身乏力,精神萎靡,如果雅思琦是公然前来挑衅的,冰凝自是会斗志昂扬地力应对,然而现实却是如此地出乎她的意料之外,令她就算是想要置身度外都没有半点法子,皇后娘娘的面子她驳不了,与皇上的那段旧情对她而言却是一个连回忆都不想触及的禁区,怎么办?怎么办?唯有祈祷雅思琦会错皇上的意,唯有希望他对她连看一眼都会觉得厌烦。

唯美映画:尺度不是问题

与冰凝的心神不宁相比,回到长春宫的雅思琦却是心情好到了极点,经过她契而不舍的努力,连天仙妹妹这么难啃的一块硬骨头都被她攻克下来,一想到皇上因为重新赢得了冰凝的那颗心而极度欣慰的模样,雅思琦连妒忌都忘到了九宵云外,满心剩下的都是喜不自禁。

说来也巧,雅思琦这边才刚刚“做通”了冰凝的工作,当天傍晚高无庸就来到了长春宫传皇上的吩咐,宣皇后娘娘进宫回话,正愁不能立即将好消息立即禀报给皇上而略有沮丧的雅思琦一听到这个消息,当即是心花怒放,简直就是好事成双、心想事成呢。

待雅思琦到了养心殿给皇上行过礼之后,仍是采取了以往的小策略,没有在第一时间向他透露在冰凝那里取得的巨大成果,而是先按部就班地禀报了最近两日后宫发生的那些需要他知会和决断的事项,待大大小小的一堆事情说完,她这才不紧不慢地提到了冰凝。

“万岁爷,最近几日就这些事情了。”

“好,辛苦了,朕这几日实在是有些太忙了,有些事情若是来不及禀报,就斟酌着办,先办完了再禀告于朕也不迟。”

“那臣妾岂不是太过逾越了?”

“诶,朕亲口答应的,还算什么逾越?难不成还要朕亲自写个圣旨当的尚方宝剑?”

“不敢当,不敢当,臣妾哪里敢劳烦您呢,臣妾照做就是了。”

“那就好,如果没有别的事情,就退下吧。”

“好,噢,对了,臣妾今天去年妹妹的宫里坐了坐。”

“噢,去她那里做甚?”

果然不出雅思琦所料,当她一句“年妹妹”刚刚出口,就见皇上的脸色腾地一下子就红了,虽然表面上装作一副镇定自若的样子,但是那个突如其来的脸色一红还是在不经意间泄露了他的真实心理,只是他自己没有觉察出来,以为在雅思琦面前掩饰得极好。而雅思琦见他这般在意冰凝,心中更是无比的欢喜,更觉得自己上午那一趟翊坤宫之行简直就是最为正确的决定,在皇上的眼中,她绝对就是一个大功臣。

“回万岁爷,臣妾只是觉得年妹妹现如今的处境甚是可怜,娘家突遭如此变故,她又是那么一个要脸面之人,怕她抹不开面子想不开,臣妾做姐姐的,若是这个时候不拉她一把,岂不是虚有皇后这个虚名,不替姐妹们办事情?另外,也是要辜负了您的信任与重托呢。”

“好,好,朕这些日子忙于公务,考虑得实在是不够周,若不是有替朕想着这些事情,真是……,知道吗?这么做简直就是雪中送炭呢!朕实在是太欣慰了,有这么一个好皇后,朕真是上辈子修来的福份,也要好好地感谢皇阿玛。”

“是啊,臣妾也是时时刻刻都念着皇阿玛呢,让臣妾今生有缘能与您做结发之妻,这可是臣妾前世几辈子才能修来的福份呢。”

“嗯,正是,正是。那个,她那里还好吧?”

“还好,还好,精神不错,身子也没有什么不适,臣妾去的时候,六十阿哥今儿正好有师傅授课,跟三阿哥、四阿哥、五阿哥他们一起去学堂了,湘筠也去了老妹妹那里读书,宫里就只有她一个人。臣妾原以为妹妹会整日以泪洗面、情绪失控,于是也没敢空手过去,把您赏赐的新贡头茬儿龙井带了过去。年妹妹也是客气,当即让月影把这茶泡了反过来招待臣妾了。知道年妹妹是懂茶之人,没想到她竟是懂得这么多,月影还没有回来进屋呢,她就知道茶已经泡好已经在送过来的路上了……”

雅思琦兴致勃勃、滔滔不绝地讲着在翊坤宫的逸闻趣事,皇上却是由此而思绪万千起来。雅思琦不说还好,一说到冰凝品茶之事,他的眼前不由自主地浮现出在冰凝静立一旁,垂首为他沏茶的恬静模样。

在怡然居的那些日子实在是值得他回味留一辈子,直到现在他都还记得,在那些无数的温暖的日子里,她为他亲手沏上的每一盏清茶,都有着每一个不同的故事。特别是康熙六十一年的那个秋日,在怡然居里他第一次喝到冰凝自创的桂花碧螺春,从来都没有想到过,桂花还可以与碧螺春如此完美地契合在一起,一个那么香甜,一个那么清洌,结合在一起竟然会生出那般奇妙的味道,既甜得发腻又香得清沏,如此美妙之味,他一辈子都忘不掉,仿佛此时此刻,时隔那么多年,舌尖上还依然残留着那股甜香。

更令他永生难忘的还有他们“私奔”到风寄燕然,安安静静度过的远离红尘的那一天,她为他在船上亲手煮的红泥炉茶,是他这辈子喝到的最为甜蜜的一盏茶,连同那一日的幸福时光,在他的记忆里留下了永不磨灭的印记。由此,他又想起了冰凝因为煮茶而弄伤的手指,还有他小题大作请来的太医……

往事如烟,一幕幕地浮现在他的眼前,那么多甜蜜幸福的过往,却是在转眼间变成了现如今形同路人般的冷漠与陌生。他不是只能共苦不能同甘之人,然而为什么在他只是个闲散王爷、落魄潦倒的时候,他们可以相亲相爱,却是在他问鼎九五至尊之后,却再也找不回往日的爱情呢?秋葵视频日本无码

This entry was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