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幕字幕网app下载

龙确实强大,但也不是没有缺陷,最大的问题,应该就是环境适应力。

上古精灵的魔法文明分崩离析之后,时隔万年,残余的精灵演化出了以四大族群为首的种种不同的精灵种群,这就是基于环境的影响而不得不做出的改变。

别说精灵,人类也有因环境影响出现的大量亚种,例如长着各种动物特点的半兽人,身体极为壮实的野蛮人。

其他的智慧种族,包括矮人、半身人、侏儒只要你想得到的种族,全都有因为环境影响而发生改变的例子。

但龙就不行,他们对环境的适应力极差。

因为虚空万色龙的死亡,很长一段时间内多元宇宙世界的魔力水平低至冰点,依靠强大魔力生存的龙无法适应这种环境,这也是为什么赛莉说古龙种几乎都灭绝了,少部分勉强留存下来的就形成了现在的变化种和现代种,可数量依旧以不可逆的速度持续降低。

不过事情总有例外,再怎么奇葩的族群也可能出来一个正经人,眼前这头名为甘多拉的龙就是例外之一,只不过他不是因为环境,而是因为其他的力量产生的变异。

“甘多拉是一头黑曜石龙,他会变成这样是他咎由自取。”

赛莉还没说完,就听到边上的艾萨克大声道:

“把绳索抛下去!他们回来了!”

作为正主儿的龙已经进入了目视距离,山涧下面还有负责引怪的凤凰流众人,他们想要上来就必须靠绳子帮忙才行。

而且以现在的情况来说,根本没时间让他们慢慢爬,只能趁机抱住绳子,然后由上面的人给拉上来,就像钓鱼似的。

白皙朵朵甜甜的笑

为此,他们还在悬崖边上做了一些简易的滑轮,方便发力。

林天赐也快走两步,站在悬崖边上,这下能清楚的看到凤凰流众人在前面顾头不顾腚的跑路,以及追在他们后面暴怒的破坏龙甘多拉。

如同丝毫不受影响,赛莉继续道:

“具体的时间已经不可考,推定是在上古精灵发迹以前,当时的奇卡怪界出现了一个叫破坏魔神的东西,和其他的魔神一样,他的行动模式与名字中昭示的一样。”

例如熔岩魔神的目的是为了将火山和熔岩充满整个世界,破坏魔神则是破坏一切能看见的物质。

“当时的三个流派立即集结人手,并与破坏魔神接触开始作战,传说激战持续了十个昼夜,派去的好手近乎伤亡过半。”

凤凰流、狮子流、魔神流三个流派创立的目的就是为了对付怪物,而且年代真的非常久远,比蓝色妖精的历史还要长久。

林天赐还在看着下面被追着跑的凤凰流,已经有人来到下面抱住了绳索,艾萨克立即命令上面的士兵合力把绳索再拉上来。

“不过魔神是打不死的,那时候没有人明白怎么弄死这东西,所以当时的决定是将破坏魔神封印在不为人知的地方。”

这就类似于水之都那边的熔岩魔神,打不过它只能就地封印起来。这种情况直到上古精灵发迹以后才好转,因为他们强的变态,一旦发现有魔神出现就会被抓走切片研究……

“当时破坏魔神已经被极度削弱了,但一直隐藏在附近暗中等待机会的甘多拉在封印开始前突然出现,它将破坏魔神吞噬了,试图获得并控制破坏魔神的力量。”

林天赐本来很紧张的看着下面的情况,结果听到赛莉这么说突然蹦出个很奇怪的想法。

甘多拉怎么什么东西都敢往嘴里塞?感觉跟我大天朝人有一拼……

“结果他太高估了自己的能力,破坏魔神的力量让他失去理智,进而变成了现在这幅样子,当时的三个流派本来就伤亡不小,又要应付发狂的甘多拉,虽然最后确实也把它给封印了,但三个流派的高手几乎死伤殆尽。”

这也就导致三个流派现在保留的战技是不完整的,当年懂得这些技法的高手还未来得及交给徒弟就死了。而且这三个流派现在保持着不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的态度在各国都有出现,是为了最大程度的保证传承不断。

可以说源头,就是因为这条破坏龙甘多拉。

“这玩意儿是不是特别难对付?”

先不说赛莉讲的故事主要是传说,真伪还无法确认,顶着破坏龙这种名字的家伙再加上龙的体格加成……

感觉不是单纯的成年龙能比的。

“我也说不准,毕竟它出现的那个年代我们蓝色妖精还没有开始活动,不过就目前的情况来看,他可能处于虚弱期或是其他什么原因,实力并不算强,单凭凤凰流的人就能对它的翅膀造成伤害,往大了估计也就50级多点,我需要时间分析做出更准确的判断。”

听到赛莉这么说,林小哥儿心中稍安。

不过出于山涧下面的凤凰流众人,肯定是无法安心的。

屁股后面跟着一头二十多米长的巨龙,并且随时都有可能一口龙炎喷下来把自己烧成焦炭,这种情况下能放心就有鬼了。

跑去引怪的人总共有二十个,为了接应他们,总共有十几条绳索被抛了下去。

在上面的士兵拉扯,以及自己也抓着绳子加速往上爬,现在已经有凤凰流的人顺着绳子上来了,毕竟这个山涧是甘多拉自己挖出来的,并不算特别深都不见得能超过30米。

甘多拉也没有盯着那些被拽上来的人跑,而是继续往前追。

原本凤凰流二十人的队伍因为不断有人被拉上来,现在只剩下两三个,其中就有傅崇文。

该不会动手的就是他吧?所以甘多拉特别记仇?

事实倒也差不多,虽然是大家一起发力才把甘多拉的一只翅膀打伤,但甘多拉在睡梦中被惊醒的时候,第一个看见的就是傅崇文,加上这东西因为破坏魔神的力量影响已经没有什么理智可言了,自然会认准了他。

这一点傅崇文自己似乎也知道,林天赐在上面看到他对身边的帕梅拉和其他两人说了什么,随即他一个急停,居然反身朝甘多拉冲过去。

看得出帕梅拉想要阻止,但被她身边的另外两个凤凰流的人给劝了回来,三人赶紧抓住丢下来的绳索。

而傅崇文则自己直面堪比一栋楼般大小的甘多拉。

后者混乱的脑子根本不会去琢磨为什么傅崇文不跑了,反正拍扁就行,于是甘多拉扬起龙爪,对着傅崇文就是狠狠一拍。

轰——!

巨大的音浪就像是有个炸弹引爆了似的,被拍中的地方一片尘土飞扬,在上面的人都十分看的十分紧张,这要是被拍中以人类的体格根本扛不住。

不过眼尖的林天赐知道,傅崇文赶在千钧一发之际躲了过去。

“狮子飞燕脚!”

便听一声暴喝,伴随着金色的灵光,傅崇文冲烟雾中穿出,一脚踹在甘多拉压低的下巴上。

等等,卧槽?狮子流的技法?

傅崇文在奇卡怪界这段时间可不仅仅学了人家凤凰流的武艺,因为莱恩等人的到来,他也学了一些狮子流的技法,就是不算多而已。

这一脚下去,足以把厚重的岩盘踹碎,毕竟傅崇文是单凭肉体力量就打进云仙法会的,还把锻体第一的宋玉书给摁在地上暴打,其身体素质决不可小觑。

但这一脚对于龙而言还是不够给力,甘多拉仅仅是略微扬了扬头。

——昂!

而且变得更加暴怒了。

现在傅崇文因为踹了甘多拉一脚,人在半空处于无处借力的状态,甘多拉立刻用另一只龙爪朝他抓过去,就像是在抓一只在自己眼前晃悠的蚊子。

“狮子战吼!”

这一招林小哥儿也会,之间金色的狮头形状斗气从拳头上飞出去,正面跟龙爪撞在一起。

狮子战吼极大的削弱了龙爪的冲击力,傅崇文趁机在龙爪上一踩再度腾空拔高。

“凤凰——!”

他的身体已经越到了甘多拉的头顶,双脚闪过一丝深红色的灵光,犹如烈焰缠身。

“——绝炎击!”

双脚并拢,带着犹如流星坠落的气势一脚踩在甘多拉那看着跟镰刀似的变异头骨上,那个瞬间甘多拉似乎发出一声像是吃痛的吼叫,与刚刚那种中气十足的龙吼不太一样。

“傅道友,接住绳子!”

林天赐也不是光在上面看戏,抱着绳子纵身一跃,把绳子的另一头丢给傅崇文。

别看他现在把甘多拉打的好像挺疼,其实这点伤势就相当于一个小孩子给了大人一巴掌,疼的感觉肯定有,但致命就十分扯淡了。

傅崇文也知道二十多米长的超大型怪物绝不是他自己就能对付的,闻言再度一跳抓住绳子。悬崖上面的士兵得到艾萨克的命令,急忙一起发力,赶紧把傅崇文拽上来。

毕竟傅崇文因为没有多少法力的关系,根本不懂什么轻功提纵法,他只学了战斗中实用的步法,赶路都是靠身体素质力大砖飞。

如果换成林天赐,根本不用这么麻烦,踩着青云一个螺旋升天就完事了。

但就像刚才说的,傅崇文的全力进攻对于甘多拉来说就跟挨了小孩儿一巴掌似的,根本不算什么大事。

所以当傅崇文眼看被拽上来的时候,甘多拉就再度抬起头,伸长了脖子张开血盆大口,似乎想要把傅崇文囫囵吞进肚子里……

第1072张 破坏龙甘多拉(3)

如今凡人们重新总结发展起来的奥术魔法,就威力而言其实并不见得比上古精灵时期的精灵魔法差,只是人们现在不清楚魔法的原理,无法做更进一步的研究。

通过构筑法术模型可以让魔力组成各式各样的法术释放出来,问题是为什么构筑模型就可以释放出法术

也就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是故在法术方面有些进步,但在魔导技术的原理和应用方面远远不如上古精灵。

而奥术和精灵魔法最大的差别,就是精灵魔法对所有龙和外域生物会产生暴击效果。

毕竟精灵最大的敌人就是龙和外域生物,他们在改良自己的魔法的时候都刻意加入了类似的成分。

正牌的精灵魔法现在很少有人会用,即便是上古精灵留下的末裔也一样,不过林小哥儿胳膊上的四元素臂环所提供的蓝炎破、巨颚龙卷都是正八经儿的精灵魔法。

甘多拉虽然因为吞了那什么破坏神变成现在这副德行,但他依旧是龙,只要是龙就逃不出精灵魔法的覆盖范围。

这也有一个问题,蓝炎破和巨颚龙卷虽然能打出暴击,可并不适合在这里用。

巨颚龙卷是攻防一体的法术,也是防御反击法术,射程太近了,想要对甘多拉造成伤害,林天赐需要站在甘多拉头顶上才行。

蓝炎破射程和威力都很好,波及面积又太广了,万一不能炸死甘多拉,反而把它身上的束缚给炸掉

这种担忧并不是多余的,赛莉也紧跟着指出蓝炎破不可能一发炸死甘多拉,龙的体质强的不可思议。

用游戏中的说法就是龙的血条特别长,就算你能用精灵魔法打出暴击效果,依旧秒不掉它。

换句话说

还是找个机会摸伊奥凯拉一发爽死它。

赛莉正在跟林天赐科普,帝国魔法师团那边手上的动作丝毫没停。

就这么几句话的功夫,他们用过的法术光种类就已经超过了四十种,而且还不算有些法术被复数使用。

出招表类型的屠龙魔法并不是给单人用的,先不说一个人的精力有限能不能学会这么多种多样的法术,其魔力消耗就绝非单人能够承受,哪怕让林天赐来都根本不够。

即便分摊到上百名法师身上,依旧是个不小的压力,所以会看到他们经常在丢法术的间隙摸出块魔力水晶,或者把能刺激魔力恢复的药水灌嘴里,尽量达到收支平衡。

因为接下来还有得是需要用到魔力的地方。

到现在为止,大家都属于看帝国士兵和魔法师们表现的阶段,伏击计划非常顺利,顺利的都有些古怪了。

“天赐,你有没有不好的感觉。”

“啊什么意思”

“比如心悸、乏力,注意力难以集中等。”

林小哥儿盯着甘多拉挨打,闻言有些莫名其妙:

“完没有你说的感觉,有什么问题吗”

他说着扫了眼别人,其他人也不像是有什么毛病的样子。

“很奇怪,甘多拉毕竟是一头真龙,它到现在为止的表现更像是一头亚龙,不仅没用过吐息,也没用过龙最棘手的龙类灵光。”

所谓龙类灵光,其实就是龙威。处于作用范围内的人会感受到龙的强大威压,进而导致身体出现本能的不适感,体力消耗会比平时更快,脑力在强大的威胁下不能冷静思考,胆小一些的人甚至会被吓晕。

龙威的强弱程度,主要跟使用这招的龙有关,成年龙和老年龙之间的差别非常大,有时候它根本不用动手,单凭龙类灵光就能靠把人活活吓死进而屠城。

而且龙类灵光的作用范围还特别广,作用范围达到一二平方公里属于家常便饭。

“一般来说,只要是龙就都会用龙类灵光,这跟吐息一样属于他们的天赋能力。”

林小哥儿想了想:

“可我没听说我们东神州的龙也有这个。”

“但你们东神州的龙能修仙啊。”

这倒也是。

在东神州,龙属于灵兽的一种,能够直接学习修士的功法,或许就是因为这一点所以才没了龙类灵光

怎么听起来感觉像是被驯养的家畜少了一些野性似的

先不说这个,甘多拉的情况确实不太对劲。

没有用龙族招牌的吐息,也没有用龙威,这些都是龙必然会用的东西,而且也都非常强大。

或许就像之前赛莉猜测的,他可能处于虚弱状态

这时候,欧文举着喇叭一样的扩音魔法物品大声道:

“体准备,马上发起总攻击”

刚刚帝国魔法师们用过的那一大堆的法术都是为了尽可能削弱龙的防御能力,让他变得更加虚弱,用不同法术组合起来的效果击溃龙的法术抗力。

仅仅是上debuff是弄不死一头龙的,还需要发起过饱和攻击,也就是趁他病要他命。

同一时间,原本各自放着不同法术的帝国魔法师团也停了下来,他们分成三四人一组,保持这种方式齐刷刷的念起咒语。

像是联合施法的技巧,但并不像赛维亚拉那边上百人联合起来,仅仅只是三四人一个小组,只不过大家释放的法术都是一样的。

一个个金色的符文伴随着咒语的吟唱从空气中浮现,几乎每个小组面前都有这些符文,它们按照特定的规律排列,最终变成一个圆环形状的金圈朝甘多拉飞过去。

“是高等封印术,b级法术,目的是把甘多拉身上的抗性完压下去。”

龙的抗性非常高,常说修士百毒不侵拿砒霜当饭吃都没事,但跟龙一比还是没得比的。

之所以不一开始就是用高等封印术,是因为如果一开始就用了,效果会大打折扣,它需要前面那一大堆法术将甘多拉削弱到一定程度,才能完美的发挥效果。

如果是一般的怪物,哪怕同样在50级以上,被至少二十发高等封印术打中,也就根本没有反抗的力量了,但龙这东西太过强大,即便如此也不太保险。

话说回来,魔法果然还是很ow,派来的帝国魔法师团属于精锐中的精锐,释放b级法术居然还需要好几个人配合施法,同级别的玩意儿林小哥儿自己都能随便用

毕竟他的蓝条太夸张,这事儿不能比。

一道道又符文构成的金色圆环浮在甘多拉的上空,因为大家的施法速度都不一样,这些符文也有先来后到之别。

等不再有更多的符文浮在甘多拉头顶以后,法师们齐刷刷的举起手,操控着符文往下压。

能明显的看到,甘多拉原本中气十足的吼叫声衰弱了不少,虽然依旧扣人心弦,但感觉更像是有种强弩之末的感觉。

符文与甘多拉黑色的鳞片解除,纷纷爆开强烈的魔法灵光,如同纹身一样死死的粘在甘多拉身上,让他挣扎的动作都变得不再那么有力了。

“就是现在瞄准头部动手”

欧文的命令一出,早就在悬崖边上等着的冒险者们纷纷发起攻击,只不过因为冒险者成分复杂,所以用的手段也都千奇百怪,可谓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了。

有的冒险者端起重弩,发射魔法改造的弩箭,有的冒险者抬起长弓,以战技包裹的箭矢射向甘多拉的头颅,甚至还有冒险者拿起附魔火枪,就是维吉尼亚那姑娘用的同款,打一枪需要重新上弹的那种。

背着重武器的近战者则甩出一道道剑光劲气,冒险者中的施法者们也播洒出一条条致命的咒语,林天赐还看到凤凰流那边也组织一起将如同烈焰的劲气砸过去,傅崇文在里面表现的最为抢眼。

就这个声光效果来说,比之前帝国魔法师团还要壮观,灵光一度照亮了夜空。

甘多拉的身体被钢索缠紧,又被粘龙胶裹住,就露个头在外面,这也是故意留的,目的就是让大家瞄准这里打,尽量不要伤害到脖子下面的身体,毕竟能放心输出的前提就是那些束缚手段,这可没有什么友军不会误伤的设定,所以不能破坏了前期准备。

甘多拉直接靠脸硬接这种过饱和攻击,一时间震人心魄的咆哮,变成了受伤发出的低沉吼声。

不过要说伤害有多高,那还真谈不上,就目测来说,这些攻击仅仅只是让甘多拉的头部鳞片崩碎了一些,虽然挺疼但远不够致命的程度。

这还是被尽可能削弱了的甘多拉,如果是完好无损的情况下,他就是站着让大家打,连鳞片崩落都不可能。

这就是龙,凡人世界最强大的生物。

林天赐也不是就看戏,别人都那么卖力,他自然想赶紧搞定拿了碎片之后再去查查邪修的事情。

正要摸出伊奥凯拉来一发,赛莉先一步阻止了他:

“你先不要用伊奥凯拉,甘多拉的情况有点不对劲,他的体格和防御能力绝对够70级以上老年龙的水准,可抵抗太弱,我担心会有什么变故,你先保留法力不要乱用。”

林天赐只了解东神州的龙,对其他的龙种不甚明了,赛莉则刚好相反。

先不说甘多拉吞过的那个破坏神有多强,黑曜石龙本身就是古龙种中很强大的一类,可甘多拉的表现完配不上他的身份,乃至都配不上龙的称呼。

事若反常必有妖,赛莉觉得让林小哥儿稳一手非常有必要。

This entry was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