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c 影院 色

护卫队们面面相觑,也暗暗消化了我的话,很快就明白了意思。

他们是职业护卫,心里比谁都明白实力差距的道理。

也没勉强,护卫队长稍感遗憾的抿了抿嘴,拱手说道:

“若有需要,前辈随时召唤!”

说着,便退到了后方走廊守着。

我轻轻点了点头,也不再尴尬的多做解释。

转头盯着楼梯口徘徊不定的黑衣人们,抡起手中戒刀,毫不留情的便是一记“气刃斩”劈了出去。

楼梯通道本来就狭窄,又拥挤了这么多黑衣人。

此刻,就算想跑,也来不及。

站在最前方的几名黑衣人,看见红色的气刃月牙劈开,瞬间惊慌的瞪大眼睛,催促着身后的队友吼道:

“退……退……”

泛着红光的气刃“噌”的声急速前进,仅是眨眼间,便有一名黑衣人的身体,被直接劈成了两截。

女人如花。

鲜血溅洒,尸体倒地。

我继续挥臂抡刀,几道气刃斩连续劈出。

楼梯道里瞬间宛如地狱般,充斥着血水、残肢断体,以及这些黑衣杀手们的惨叫声,求救声。

刚刚大楼里惨死的普通人有多么绝望,我便让他们也尝尝这种滋味。

楼梯通道太窄,他们越急迫的想逃走,越适得其反。

稍有不稳,便摔个跟头。

我仅用了两分钟不到,便轻松的解决掉了所有黑衣杀手。

奈何他们口中的高前辈,来的实在太慢。

我提着戒刀,静静的站在楼梯口等着,感受到楼下那几股气息正在迅速上楼。

半响后,有人吓得一屁股摔坐在地上,惊慌的喊道:

“啊……这……他们都没了?”

“到底是谁干的?吕哲那小子隐藏了实力?”

语气慌张说话的这人,我听过他的声音,不难猜,正是昨天开着劳斯莱斯想要收购我家园的张瘸子。

我提醒过吕哲,只是没想到他报复的如此之快,还如此之狠。

不过,联想到外面混乱的局面,也就不难理解了。

张瘸子不足为惧,只是灵叶境而已,最主要是他身边的两人。

两人都是灵丹境!

两名灵丹境的对手,我可得多注意些了。

张瘸子有些慌张的小声说道:

“高前辈,邹前辈……只要把这里解决干净,我多付一倍的酬劳。”

“然后杀了村子里的几个野蛮农民,我再多付一倍,如此两位可赚三份酬劳,赚!”

其中一名声音有些尖锐的男子,笑道:

“张金主,您的口头承诺我张某可就当真了啊,杀街向来守信用,也向来不喜不守信用之人……”

说后面半句时,故意用了威压。

吓得那张瘸子连连称是,估计以他灵叶境的水平,另外一条腿也吓软了。

原来请的是杀街的高手,让我忽然想起了当初自己去杀街请的那人……没记错的话,叫银月。

……

很快,两名灵丹境高手便踏上了楼梯。

当他们踩着尸体从楼梯通道上来时,还不忘叨叨:

“此人用的什么武器,很锋利的样子。”

旁边人冷笑一声:

“哼!管他什么武器,待会儿就得进你我兄弟口袋!没感觉到吗,站在楼梯口等着呢,一名灵丹境而已,还能敌过我们俩?”

的确,都是灵丹境,他们也能感受到我的气息。

我轻轻转了转手腕,也不托大,待其中一人从楼梯拐角处露头时,猛然扬刀一记气刃斩劈出。

毕竟是灵丹境的杀街高手,不论修为,打斗经验也相当丰富。

那人刚刚的探头,居然只是假意试探。

当气刃斩劈过去后,便立马又缩回了身子。

透明气刃“砰”的声劈在了墙壁上,顿时砸了个窟窿出来,碎石横飞,大厦外的狂风也呼啸刮了进来,把楼梯里的血腥味一扫而空。

与此同时,拐角处的两人迅速跃起身子,踩着墙壁,几乎身体横在半空朝我冲来。

不等我再次劈刀,一轮带着尖刺且急速旋转的圆形形武器,朝我脖子凶猛的飞来。

我只好身体朝后一仰,翻身躲避,同时挥刀挡住轮盘的攻击。

兵器相撞“砰!”的一声,轮盘攻击未果,又旋转着回到了主人的手中。

此刻,两名灵丹境的杀手,已经站在了楼梯口。

手持轮盘的男子身材黑瘦矮小,估摸只有一米六左右的个头,额前留了一撮白毛,他居然是灵丹二品境的高手。

另外一名圆脸男子身材微胖,身为修士,居然罕见的挺着个啤酒肚,武器是把普通长剑,他有灵丹一品境的修为。

说实话,两人的形象实在有些辣眼睛,一看就不是好鸟的类型。

那拖着轮盘武器的矮瘦男子率先指着我说道:

“高某不杀无名之辈,告诉我你的名字,留你尸!”

他声音尖锐,应该就是所谓的张前辈。

旁边那名挺着啤酒肚的圆脸修士,不耐烦的催促道:

“快快报名号,早点完事儿,早点儿收工,咱们还得去农村一趟!”

张瘸子心狠,不仅要杀吕家人,还要杀我家园里的几名徒弟。

既然是两具尸体,告诉他们也无妨。

我面色一寒,冷笑了声,遂轻声说道:

“听好了,我叫李晓。”

矮瘦男子仿佛完成了任务般,点了点头后,就准备仰手继续施展轮盘武器。

结果旁边的圆脸修士愣了愣,若有所思的摸了摸肚皮,随后猛的一把拽住身边的矮瘦男子,后者吓得浑身一震,差点儿没一轮盘砸在他脸上。

“你发什么神经?拽着我干什么?”

圆脸修士盯着锋利的轮盘,害怕的咽了咽口水,随后避其锋芒,转到旁边一侧,小声说道:

“他是李晓啊……”

矮瘦男子不耐烦的皱着眉头:

“李晓怎么了?很出名?”

圆脸修士贪婪的点了点头:

“你是不是忘了,之前几番大闹九窖的那小子,被拉入红名单后,又得罪了陈小东家的那小子,他叫啥名?”

矮瘦男子被他这么一提醒,瞬间恍然大悟的张大嘴巴。

两人狼狈为奸的相视一笑:

“李晓!”

“陈小东家悬赏多少钱来着?”

圆脸修士摸了摸肚皮,像是看猎物般扫了我一眼,随后对其竖起来一个手指:“活捉,一个亿。”

This entry was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